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娟娟去扬州纯粹是看中了淮扬菜

作者:admin来源:未知 日期:2017-09-09 10:38人气:

娟娟看中了扬州小吃,和欣赏“二十四桥明月夜”风马牛不相及。
  
  每一次带孩子外出,都只是享受一种宁静一种亲情,享受一种没有压力没有喧嚣没有烦燥的生活,所以我们的出行都不能称之为旅游和玩乐,仅仅是一种休闲一种放松。
  
  扬州,留着历代文人墨客的动人故事不朽诗篇,白墙青瓦的建筑、小桥流水的庭院,诠释着一种千年传承。娟娟去扬州纯粹是看中了淮扬菜
  
  寂寥的老屋也许能触摸到一段灿烂的文化,阑珊的亭台也许能道出一个风花雪月的故事。
  
  4号中午,我们抵达扬州,匆匆将行李放在酒店,就开始寻找扬州的第一餐。
  
  出门前没有做足功课,沿着瘦西湖转了一圈,两个孩子都说饿了,看看时间已近下午1点,就在路边一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快餐店坐下,店名“六必居”。
  
  四大两小点了很多种种类:饺面、米线、小笼包、里脊肉、骨肉相连、鸡汤圆盅、酸梅汤、锅贴、扬州炒饭,堆了两桌子,才花费82元人民币,另送我们32元早餐券,直呼“便宜便宜”,看来,这次扬州行真能大饱口福了。
  
  后来的遭遇,让我愈发感到“六必居”的可亲可爱。我想,这一次扬州行如果不是第一餐遇上的“六必居”,我大概要郁郁而归了。
  
  回到酒店,细细打量,发现环境的确不错,孩子们就此决定,先好好逛逛,再好好休息。所以扬州的好多照片居然就是在酒店照的。
  
  暮霭生深树,斜阳下小楼(入住酒店外景)
  
  父子俩在酒店门口秀情深
  
  娟娟家有小子初长成
  
  俩兄弟一览众“山”小
  
  兄弟俩在院子里玩得不亦乐乎
  
  大的两个兄弟外出其实就是换个地方睡觉,所以,那俩人花大钱一觉睡到夕阳西下。小的兄弟俩就在酒店的旮旮旯旯疯跑,寻找属于他们的快乐。
  
  满院的桂花,甜甜的香味钻进每一丝皮肤,直让人沉迷。
  
  日落时,每个人都想起来扬州的正事,开始第二餐的寻觅。有人提议就在酒店的“掬花楼”,俺第一个反对,想想这种地方的菜肯定特贵,不能让人当了葱头,还是上街转转。
  
  车子驶出景区,到达商业街,四大二小再次反反复复讨论,没有结果,最后大家都累了,看看转角处有个叫“怡园”的看起来不错,名字也怪合乎扬州的调调,一致通过,步入。
  
  一入成遗憾,造成我此后的两餐次次在不同的地方点相同的菜,三餐吃了三次“扬州狮子头”“扬州干丝”“扬州鲢鱼头”“扬州炒饭”“扬州汤包”。从此,念着首次的“六必居”的好。
  
  某人点菜,上来就把“怡园”所谓的招牌都点了,结果,18元一个的汤包感觉是臭蟹黄,28元一个的狮子头象面粉,58元一盆干丝还不如无锡南禅寺的,128元的鲢鱼头更是不敢恭唯。四大二小扔下500多人民币落荒而逃,两个孩子只吃了三个白馒头。
  
  一行人气乎乎回到酒店,两个大兄弟窝在房里看电影,两个女人拗不过俩小兄弟,带着孩子们去后院泡温泉,明知是假温泉,儿子也一个劲地说比常州恐龙园的温泉好。儿子说“这天沐的总裁也太有钱了,我长大后要么就做建筑要么就也搞个连锁集团老总做做,到时候,老妈,我给你买5克拉钻戒,用铂金做底座。下面的话,老妈你就别说了,不就是好好学习嘛,今天明天我玩玩开心,后天我回去就要刻苦了。”
  
  一席话让他老妈我激动地不知东南西北,天生的丫环命,还当是小姐身,在当归、人参这种药补类的温泉里乐得忘了时间,次日早晨就发现上火了,呼出的都是火热火热的气气,连瘦西湖的湖水都没能把它们降温。
  
  深夜,运动过度的俩小子饿得哼哼,晚上的三个白馒头早在温泉里被蒸发了。几个人沿着扬州大学绕一圈,儿子相中了“弯弯鸡”,那种大学边上的小店,容易勾起一些过去的人和事,却也实实在在饱了肚子,而且价格不超过“六必居”,“世上还是有好人哪,不象怡园那么坑我啊”,儿子摸着小肚子,满足地叹着。
  
  第二天的安排是游旁边的瘦西湖,窈窕曲折的一湖碧水,融南方之秀北方之雄。其间亭台楼阁、两堤花柳,真的容易生出一些情事,难怪那么多的古时文人喜欢这个地方。
  
  而我们这帮人不谙风情,乘着小船听着美丽船娘的解说,没有一丝波澜,考虑着中午吃什么。
  
  本欲去“富春”尝尝,热心的黄包车夫力推“冶春”,称“富春是个名气,本地人喜欢冶春”。想想人家本土本地,不会有错,就让人一路扯到那。
  
  看起来生意红火,一行人不死心地点了和昨晚相同的菜,价格倒只有“怡园”的一半,但俩孩子不肯吃,儿子说太脏了,地下有烟头,小的要吃炒饭,想想他再吃就连吃三顿炒饭了,就没点,结果我们四人草草吃完,味道不咋的。
  
  拉过儿子一顿训:“挑三拣四,一个人要能顺应环境,要能过得了好日子也能过得了苦日子。”儿子一脸委屈“我又不是要吃贵的,只是要找个干净点的不行吗?地上都是烟头。”
  
  一时无语,其实,黄包车夫说得也许也没错,在他们眼里,能到冶春吃吃也许真的不错了,而且那里的服务员忙得台都来不及翻,生意好了,在她们看来,不顾及环境也没少顾客。而我们只想让孩子学会“随遇而安”。
  
  返回时,回到“六必居”,三十元钱把俩小子吃得眉开眼笑。
  
  晚上,想着是在扬州的最后一餐,一定要吃顿好的。大的俩兄弟力推“掬花楼”,想想两天来没吃顺心,也就没反对,早早预订了座,结果,入座后,发现人家牛叉到只能安排菜,不能自点菜,看看菜单,被人安排得又不舒服,起身走人。
  
  暮色中,四大二小为了肚子大计踽踽而行,未料酒店周围的几家都要预订才有座,扬州人真牛呀。某人返回取车,终于找到一“傍花楼”,还有座,但人家也只能安排,安人头以150元的标准安排,小孩可不计。几个人这下子又饥肠辘辘,不再挑剔,看看菜单,安排得和我们前两餐点的一致,那就再尝尝,扬州的招牌味到底咋样。
  
  第三次吃到相同的菜式,我们发誓从此不再吃这几样。
  
  儿子对他老爸说“幸好扬州'三头'中的猪头要提前预订,我们只吃到'两头',要不我们真成猪头了”。
  
  娟娟第三天上午回无锡,特意


站内标签TAGS:澳门葡京注册,澳门新葡京娱乐网址